▲高馨雨筹款专用二维码。

▲打完针玩玩拼搭积木,是帮助馨雨减轻治疗痛苦的好方法。

11岁女童患白血病,治疗期间还并发脑血栓,如今面临生死关口——

温暖1268号

温暖诉求

普通农家经济窘迫,这让李玉蓉的“二孩梦”拖延至35岁才实现。她的小女儿高馨雨出生于2007年,当时,李玉蓉和丈夫怀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,南下广东打工,生活稍有改善,便满心欢喜地迎来馨雨。谁知到了女儿11岁时,家庭再次面临困境——馨雨被确诊患上了白血病。更不幸的是,孩子的化疗过程百般不顺,甚至并发罕见的脑血栓。目前,馨雨只剩最后一个疗程,如果能顺利完成,则治愈的可能性很大。但治疗费还有数万元缺口,如何筹集这笔钱,是李玉蓉面临的最大困难。

母亲35岁生下小女儿

2007年,李玉蓉和丈夫高龙兵下决心离开安徽老家,南下广东打工。高龙兵在广东普宁做小货车司机,每月收入四五千元,是一家三口的经济支柱。

也许是天意,来普宁没多久,李玉蓉便有了身孕,当年冬天,她如愿以偿,在35岁“高龄”诞下小女儿高馨雨。

一眨眼,馨雨长大了,李玉蓉为她报读普宁的小学,虽然花费高一点,但一家人能朝夕相守,在她看来,就是最大的幸福。一切似乎朝着李玉蓉期望的方向迈进——儿子聪明,女儿乖巧听话,老公勤奋顾家,她说,自己做梦都会笑,这就是她想要的幸福。

可是一切在2018年3月发生改变。“不知道什么原因,馨雨突然发烧不止,怎么都退不了烧。”李玉蓉回忆称,发现女儿的症状后,她马上带着女儿去普宁市妇幼保健院做了检查,但吃药打针都不能解决问题。4月16日,李玉蓉带馨雨来到广州,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南院区就诊。得知孩子长时间高热不退,医生马上安排馨雨做了骨穿,检查报告确诊她患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B型。

孩子患重病治疗不顺

女儿住院后,李玉蓉一直陪在她身边。

凌晨3时,静悄悄的病房里,李玉蓉突然从睡梦中惊醒,起身观察馨雨的脸色。尽管没什么异常,但她还是不放心,轻轻拍了拍馨雨叫醒她,确认孩子神志清楚,才放心让她继续睡去。

“4月份开始做化疗,6月,第一疗程第一小节结束,馨雨开始头痛,最严重的时候会晕倒,被送进ICU。”李玉蓉告诉新快报记者,经过检查,医生告诉她,馨雨脑部有血栓,这是化疗期间因为药物的影响发生概率比较小的一种并发症,没想到偏偏馨雨碰上了。

馨雨在ICU里待了十来天,李玉蓉每天都如坐针毡。“重症监护室里的费用太高了,我跟医生说,能不能好转一些就安排转出来?”她回忆称。

也许是老天开眼,馨雨的脑血栓得到了控制,被转到了普通病房看护。李玉蓉说,医生为馨雨制订了3个疗程的化疗,好消息是化疗目前对馨雨病情的缓解有一定作用,坏消息是脑血栓暂时没有办法根治。

“只要一上化疗药,我就要日日夜夜盯着她,害怕她再次脑血栓发作。”说这话时,李玉蓉睁大眼,眼睛里布满血丝。

至今花费已超40万元

李玉蓉最烦恼的问题,除了孩子的病情,还有高昂的医疗费。

李玉蓉说,要照顾女儿,不能单靠自己一个人,所以高龙兵也辞职来到了广州。家里没了收入,还要往医院大笔交钱,她有时候觉得万念俱灰。幸好,在医生的善意提醒下,李玉蓉通过网络筹款募集到了20万元善款,帮助馨雨熬到了现在。

“到现在,两个大疗程已经做完,在医院前前后后花费超过40万元。”李玉蓉说,除了20万元捐款,医保报销了12万元左右,其余部分都是自费。“能借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,家里老人身体也不好,经常要吃药、住院,也都是四处借钱”。

目前,馨雨的药物反应非常好,最后一个疗程如果能完成,馨雨有很大可能打败白血病。但目前治疗费还有数万元缺口,如何筹得最关键时刻的几万元救命钱,是李玉蓉殚精竭力而不能解决的问题。

■本版统筹: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■本版采写:新快报记者 严蓉 ■本版摄影:新快报记者 王飞

首页体育